艺术点评
联系电话
400-0453-123
艺术点评
朝鲜海外卖画创汇又扬名

朝鲜油画《业石亭的波涛》

朝鲜油画《大学生》

几张画布错落有致分开,朝鲜画家全学和金在哲席地而坐,时而聚精会神描摹,时而低声交流,静静“围观”的市民和游客越来越多,他们不时抬头报以微笑……
 
坐落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繁华街区的“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闹中取静。“基地”是朝鲜对外展览总局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文化合作项目,也是朝鲜政府******设在国外的针对朝鲜画作的艺术创作、展销和鉴定机构。在由夏转秋的季节中,这里正举办着画展,往来的参观者络绎不绝。
 
如今,艺术品正逐步成为朝鲜这个封闭国家对外交流交往的重要工具,它不仅为朝鲜带回了宝贵的外汇,也有可能成为朝鲜对外宣传工作的重要“突破口”。
 
各创作社都有创汇压力
 
在朝鲜画的中国市场上,“朝鲜对外展览总局”是个活跃的名字。据介绍,该机构隶属于朝鲜文化省(部),是朝鲜专门负责对外展览美术、摄影作品和出版物的机构。
 
“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是朝鲜对外展览总局和牡丹江新闻传媒集团合作的长期文化产业项目。总局每月向“基地”配发画作,并定期选派******画家到“基地”进行数月的现场创作。此外,朝鲜对外展览总局还曾在中国多个地市举办短期画展,在画展期间买下参展作品,也是中国藏家获取朝鲜画作的常见渠道。
 
朝鲜在艺术品市场上创汇的“主力军”还包括各大艺术创作社。今年7月进驻“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作画的朝鲜画家全学告诉记者,这是他首次由朝鲜对外展览总局安排到中国进行创作,却是他第三次来中国,前两次都是跟随他所属的三池渊创作社。
 
朝鲜******的*********创作基地万寿台创作社、军队下属的白虎创作社、文化省(部)下属的中央美术创作社、对外展览总局下属的三池渊创作社等,都经常带领所属画家走出国门,奔赴海外作画售画。
 
据悉,各大创作社都担负着一定的创汇压力。
 
“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负责人成吾君告诉记者,除官方机构、艺术团体外,一些有出国机会的朝鲜官员和国企干部也会将朝鲜艺术品带到中国。
 
随着朝鲜画作的兴起,中国买家也开始直接奔赴朝鲜“淘”画。普通买家只能走旅游路线,在朝鲜的涉外商场或纪念品商店里挑选一些“低端货”。而专业收藏家和投资者则通过各种渠道组成“文化交流团”,赴朝鲜大笔采购。
 
售画所得全部归国家所有
 
随着朝鲜画家的作品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逐渐升温,朝鲜官方也愈发积极地谋划布局,扩展在华办展售画的范围、提升规格、增加频率,建立起长期的画家创作基地,打造线上交易平台。不仅在中国,朝鲜画家的作品也登上了柬埔寨首相府、非洲总统府的墙面,雕塑家建造的雕像甚至矗立在德国法兰克福的广场上。
 
近几年,朝鲜画家的作品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以每年30%至40%的幅度升值,某些“重点画家”作品的价格在短时间内翻倍也并不稀奇。对朝鲜画作的前景,业内一片看涨声“。朝鲜艺术网”投资顾问张梧桐告诉记者,朝鲜艺术品不仅在中国大陆市场上受到瞩目,中国大陆的收藏者还要与来自香港、台湾、日本、韩国,甚至俄罗斯、马来西亚的收藏者竞争,“现在拿到一幅好画是越来越难了”。
 
虽然价格上涨迅速,但朝鲜画作整体上仍相对处于“价格洼地”,大部分画作的价格在几千元至数万元区间,达到百万级别的凤毛麟角。成吾君介绍说,首位被授予“朝鲜第一画家”称号的郑永万的一幅画作曾在日本拍出20多万美元,这是目前公开拍卖中朝鲜画家作品的历史******价。
 
值得注意的是,朝鲜画作的价格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节节攀升,但创作者本人并不能从中直接获益。在朝鲜,画家是国家工作人员,国家承担培养费用,提供创作材料,艺术家们则根据国家的需要进行创作,领取工资。画家的作品是国家财产,由国家统一定价销售,售画所得也全部归国家所有,未经允许向他人赠送画作是侵犯国家财产的犯罪行为,更不用说私人买卖了。
 
虽然画家不能直接从售画所得中获取经济收入,但作品在国际市场上的良好表现也会使创作者间接受益——在国际上受到认可和欢迎,对于画家本人的晋级和晋升大有好处。随着级别的晋升,画家的工资收入、福利待遇、学术地位和创作条件也会随之提高。据说,有些贡献卓越的“人民艺术家”还可享受个人工作室、配备专车等待遇。
 
画作的“软硬”内容都成外宣窗口
 
朝鲜对外展览总局在建立“朝鲜画家创作基地”的批复文件中写道:“希望把这个画家创作基地建成向全世界介绍欣欣向荣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桥头堡’,以一个全新的形式和载体,适时将精湛的朝鲜艺术品向全世界宣传介绍和销售。”
 
朝鲜在中国打造艺术品市场,颇有些“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味道,在赚得白花花的外汇的同时,似乎也找到了对外宣传,甚至整体外交工作的突破口。
 
近些年来,朝鲜的外宣工作一直处于一种自说自话的尴尬中。那些情绪激昂的文字和照片,似乎很难引起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共鸣,有些甚至沦为网络恶搞的对象。而画作,为朝鲜的外宣工作提供了新颖的载体。
 
朝鲜画家为国家创作,严格遵从国家指定的创作原则和题材,他们的绝大多数作品,也必然紧紧围绕朝鲜对内对外的意识形态宣传需要。有些中国藏家追逐朝鲜的“硬宣传”美术作品,如反美反帝战争题材、工农业大生产题材等,认为这些作品才最能承载朝鲜的时代特色。
 
而在中国流传更为广泛的,是那些赞颂朝鲜名山大川的风景画、表现朝鲜风俗民情的风情画、展现朝鲜城市建设成果的城市风光画、展示朝鲜人民日常生活工作情景的画作等,这些兼具艺术性和意识形态色彩,在潜移默化中营造出朝鲜“欣欣向荣,生机勃勃”氛围的“软宣传”画作,是绝佳的外宣载体。
 
现在,朝鲜画家不仅是中国、越南、柬埔寨、古巴和非洲部分国家的常客,据业内人士透露,有人正在谋划要将朝鲜画展办到美国去。
 
新闻链接:领袖画严禁出口售卖
 
“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拥有近3000幅藏画,其中绝大部分都呈现出一种相似的创作基调——作风写实、色彩鲜艳、色泽明亮、情绪向上。画人,总是面色红润,嘴角带笑;画物,总是生机勃勃,蒸蒸日上。漫步其间,心情也在不知不觉间明快起来。
 
白头山、金刚山、妙香山等风景名胜是朝鲜画家笔下永不过时的主题。从初出茅庐的新晋画家,到功成名就的艺术大师,几乎都描绘过朝鲜名山大川的秀丽风光。此外,朝鲜的民俗风情也是常见的创作对象。
 
据“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的中方负责人成吾君介绍,在朝鲜艺术品进入中国市场的早期,山水风景、普通人物画更受买家欢迎,随着市场的发展和深化,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将目光投向或多或少带有些政治色彩、宣传色彩的朝鲜画作。他给这些画起了个形象的统称——“主体画”。
 
朝鲜功勋画家李龙国2008年创作的*********获奖作品《回到祖国怀抱》,就是一幅典型的“主体画”。画中一个渔民打扮的男人张开双臂,脸上带着幸福而期许的笑容,似乎要从画中扑出来,远景处几个穿着西装或军装的人,对他投以不屑和嘲弄的目光。
 
这幅画表现了这样一个故事:朝鲜渔民被大风浪刮到韩国境内,韩国人极力挽留他,许诺给他极高的生活待遇,都被他婉言谢绝,执意要回到朝鲜,回到亲人和祖国的怀抱。
 
常见的“主体画”还包括反美反帝的战争题材、工农业大生产的繁荣景象等。在一幅反美战争题材的作品中,美军军官被五花大绑,垂头丧气地立在画面的角落,而朝鲜士兵正喜气洋洋地用美军办公室里缴获的电话汇报战果。在一幅反映土豆丰收的画作中,硕大的土豆需要用双手才能捧起。
 
领导人在各处视察的照片似乎是朝鲜宣传中必不可少的部分,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是“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还是“朝鲜艺术网”,没有一幅以朝鲜历任领导人为主题的画作“。其实朝鲜画家创作了大量领袖画,但这些画严禁出口。“”朝鲜艺术网”的投资顾问张梧桐说。成吾君解释说,朝鲜不能接受领袖的画像被定价出售。
 
现在也有不少兼顾艺术美感、装饰需要和宣传功能的“主体画”。这些“主体画”的宣传色彩比较隐蔽,通过画中呈现的朝鲜人日常生活和工作场景,传递“朝鲜人民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精神面貌”。比如穿着漂亮衣服的孩童们在公园中嬉戏,画着淡妆的妇女们精神抖擞地走在上班路上等。朝鲜青年画家黄哲创作的一幅题为《大学生》的油画就是这类“主体画”的代表。画中一个面庞白皙明亮的年轻女孩置身花丛中,双目微闭似在享受花香。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女孩胸前别着金日成像章,哦,原来这位美丽的、朝气蓬勃的女孩是朝鲜的大学生。
 
除了人物画,以城市风光为主题的画作也承担了“软宣传”功能。画中的楼宇、道路、桥梁、雕塑,无不在展示朝鲜建设的成果。朝鲜驻沈阳总领事馆总领事金光勋在“朝鲜画家中国创作基地”观展时,突然在一幅题为《万寿台路》的油画前驻足,他高兴地向一同观展的牡丹江市领导介绍,画中是2009年在平壤兴建的新区,“我家就住在这里。”他指着画中的一栋楼说。


本篇文章来源于http://www.banyuetan.org/ 原文链接:http://www.banyuetan.org/chcontent/gjgn/bl/201399/48102.html

CONTENT US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龙腾塞北书画展销中心
联系电话:400-0453-123 0453-6278626 13604830000 
公司地址:牡丹江市太平路38号(新闻传媒集团礼品城二楼)
技术支持:牡丹江龙采科技  

备案号:黑ICP备10008417号